中國城鄉環衛網

農村廁改怎么改 該問問農民怎么想

新京報訊(記者 周懷宗)廁所革命,是提升農村人居環境的好事與實事,但在近年來取得巨大成績的同時,部分地區在落實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新京報記者走訪多地,采訪當地村民,同時梳理近來相關報道,并采訪了農業農村、行政管理等領域的專家學者,共論農村廁所改革中的問題。其中有觀點指出,“廁改2.0版本”的沖水廁所其實不完全符合當下鄉村現實,應考慮環保實用的“廁改3.0版本”,“沖水廁所在城市本就弊端重重,推廣到農村更加麻煩,因為肥料也是能源,把本來可利用的能源變成純粹的廢物,而且還要花費更多的能源去處理它,這顯然是不劃算的”。專家同時強調,在農村事務中,堅持農民主體地位至關重要,廁所革命同樣如此,廁所改造的方案、方式,要讓農民參與。


山西忻州農村路邊的旱廁。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廁改歷史 其實已經歷很多次


此次農村廁所改造,其實并非第一次針對農村廁所的提升,事實上,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農村廁所已經歷了多輪改造。


中國農業大學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啟臻告訴記者,在新中國建立之初,就曾經有過一次農村廁所改造的嘗試,主要是在愛國衛生運動中,消滅蒼蠅和蚊子,那時候農村廁所是一個重點,因為廁所是蒼蠅匯聚的地方。


十多年后,農村廁所開啟了第二次改造的嘗試,朱啟臻介紹,這一次改造的主要表現,是農村土廁的水泥化,大約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


第三次是廁所沼氣化改造,朱啟臻介紹,沼氣化的改造經歷過兩輪,改革開放前一輪,改革開放后又進行了一輪,沼氣化改造主要是建造沼氣池,利用糞便產生沼氣,沼氣則可以作為新的清潔能源。


67歲的太原晉源區村民老趙幾乎經歷了幾十年中所有的廁所改造歷程,他告訴記者,幾十年中,其實他家的廁所一直在變,但大部分時候,廁所的提升都是他們自己做的,以前幾次廁所改造的號召,真正主動參加的并不多。


太原晉源區一村民自己改造的廁所。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在朱啟臻看來,過去歷次農村廁所改造,其實都算不上成功,“失敗的原因,從表面上看來,是農村居民沒有良好的衛生習慣。但如果考察深層次的原因,為什么他們沒有更好的衛生習慣呢?事實上,生活方式的變革,總是和生產方式的變革相適應,過去千年的農耕時代,人類的糞尿是要被用來做有機肥的,在這種生產方式還沒有改變的時候,農民很難理解,為什么要把糞便從下水道沖走”,他說。

?

理解農村 才能真正建造出適合農村的廁所


在甘肅定西,有受訪者告訴記者,當地常年缺水,農村目前改造的沖水廁所長期形同虛設,即便有水的地方,冬天水管上凍,廁所同樣沒用。


朱啟臻認為,最近一輪的廁所改革中,確實出現了少數形式主義的現象,“比如不分地域地安裝抽水馬桶,但實際上,有的地方仍在用人的糞尿做肥料,結果當地管理者不顧農民現實的情況,只重形式,不重功用,產生了許多沒用的廁所”。


其實,即便并非形式主義的做法,仍需要考慮農村的實際情況,朱啟臻介紹說,“我們在很多地方調研,發現很多地方實實在在做事情,并沒有搞形式主義,廁所修得很好,也挖下水道,甚至也建污水處理廠,但過了一兩年,發現廁所的污水并沒有流到污水處理廠。這是因為,農村和城市不一樣,城市人口密集,房屋也非常密集,很多人一起用沖水廁所,污水量很大,但農村不一樣,農村居住比較分散,單位面積中的人口密度較低,沒有那么多糞尿沖出來,建好污水處理廠卻發揮不了作用”。


理解農村,才能真正建造出適合農村的廁所,朱啟臻說,“做農村工作,一定要知道什么是農村,理解農村的特點,不能還是城市人思維,當前許多基層干部都是城市里長大的,沒有農村生活的經驗,又不進行調研,自然會出現各種問題。”


不僅地方干部,許多設計者同樣缺乏對農村的認識,朱啟臻說,“一些設計公司的設計者,連農村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能設計農村廁所。”

?

廁所演變 沖水廁所受到重重非議


在各地的廁所改造中,沖水廁所是當下最普遍的選擇,然而在朱啟臻看來,沖水廁所遠遠算不上觀念先進。


“廁所的進步,大概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傳統的土廁所,可以算作廁所1.0,它的壞處是臟亂差,容易引發疾病的傳播,但也有好處,就是方便糞便的循環利用,變成有機肥,重新回到地里”,朱啟臻說。


湖南鳳凰一所鄉村小學的廁所。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沖水廁所是土廁的升級版,也即“廁所2.0”,也是當今社會主流的選擇,然而,沖水廁所同樣受到種種批評,尤其是21世紀以來,隨著生態觀念的進步,沖水廁所的高耗能、高污染受到重重非議,朱啟臻說,“沖水廁所在城市本就弊端重重,推廣到農村更加麻煩,因為肥料也是能源,把本來可利用的能源變成純粹的廢物,而且還要花費更多的能源去處理它,這顯然是不劃算的”。


朱啟臻認為,真正實用且環保的廁所,應該綜合兩者,即保留沖水廁所的衛生特點,且使糞便可以得到再次利用,“這樣的廁所,可以算作“廁所3.0”。可能有人覺得不太現實,但實際上,這樣的技術其實已經成熟了,有不少成型的設計,而且花費比沖水廁所更少。比如我們見過的一種設備,每次大便只需要一升水就能沖干凈,甚至無需上水,人每次舀水沖都不費勁,下面則是一個桶,糞便在里面發酵,可以做有機肥,此外,造價還很便宜。類似的產品還很多,關鍵看怎么選擇,即便沒有適合當地的廁所,政府也完全可以組織攻關,開發最合適當地的廁所,這并不難,只要轉變觀念,就能做到”。

?

農村廁改 完成“目標”還是實現“目的”?


據報道,在去年對農村廁所改造的督導巡查中,發現多個村子的廁所改造成了擺設,有的村子為了應付上級檢查,甚至蓋假廁所,導致村民沒地方上廁所。有村子在原有的化糞池上蓋上水泥板、插一個排氣孔,就算完成改造。


“廁所改造中出現的許多問題,也是我們在改革開放中出現過的普遍問題”,中央黨校教授李興國說,“根子在于,缺乏實事求是的精神。今天我們提倡行政管理的高效統一,這的確有利于國家政策方針的貫徹實施,實踐證明,這是效率最高的方式。但同時,也應該看到,如果缺乏實事求是的精神,就可能出現為完成任務不管實際情況的問題。地方的行政管理者不切實際,定個目標,規定時間必須完成,下面的執行者不管質量好壞,只為了完成任務,甚至造假應付檢查。結果導致非常好的頂層設計,到了執行層面走了樣”。


山西忻州農村路邊的旱廁。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廁所改造是為了提升廣大農村群眾的生活品質,而不是為了完成目標,李興國說,“操之過急,很多時候是有‘目標’無‘目的’,百姓沒有感受到生活品質的提升,反而覺得被折騰了,動機和效果就錯位了”。


蓋起廁所容易,但如何改變農村居民的衛生環境,并不容易,李興國說,“把廁所蓋起來,只是最簡單的一步,這次廁所改造的目的就是讓農村居民的生活變得更好,而不是簡單蓋廁所。有的地方村子其實已經空心化了,好多人全家常年在外,但村里為了完成任務,把人叫回來,讓他們把廁所修好了再走,這有什么意義呢?所以必須改變簡單的行政觀念,要從思想里清楚地認識到,我們為什么要做這件事情,尊重事實,采取因地制宜的措施,真正改變農村的衛生狀況”。

?

影響農民 廁改中農民為何失語?


農村廁所改造直接影響著農民的生活,然而,在很多地方,廁所改造的方案、方式,農民自身并沒有參與其中,只是被動地接受改造。在山西清徐縣,一位村民告訴記者,當地于2019年啟動廁所改造,村名報名參加,但不能自己改造,要由當地政府統一改造。


明明改造的是自家的廁所,可農民卻往往沒有參與權,更沒有決定權。對此,朱啟臻說,“農村的事情,農民是主體。可能有人會說農民畢竟所見所聞比較少,不一定知道哪種更好,但即便真的如此,也應該讓農民積極參與到其中。比如地方可以邀請專家、設計師,設計多個方案,提供給農民,由農民來挑選。理論上來說,一定要有多個方案供農民選擇。此外,還有一種方法,即政府提供方案,農民自建,建完后驗收合格,政府給農民發補貼,這樣的話,后續的維護、維修成本其實最低。因為農民自己建的,出了問題他知道怎么解決,但如果是政府統一建,農民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有什么毛病需要維修,他自然就找建造者”。


李興國同樣認為,在農村事務中,堅持農民主體地位至關重要,“農民最知道自己要什么,而少數地方官員常常會想當然。我看到過報道,有地方建廁所,在地下埋糞桶,滿了要掏,設計者說的很好,可以自己掏,也可以請人掏。但實際上,有些氣候寒冷的地方,為了防凍要埋三五米深,出口卻很小。聽起來不深,但實際上,你從三五米深的井里面打水,尚且需要一點兒技術,更不用說掏糞了。實際上,很多人只能請人用專業的機器來掏,這是要花錢的,一次50元、或者100元,差不多一個月掏一次。可能有人覺得,一個月100塊錢不多,但在有些偏遠地區,孩子們上學還要帶著咸菜就飯呢,對他們來說,一個月100元就是非常大的負擔”。

?

廁所改造,應是自然過程


如何才能讓廁所改造真正造福村民,真正改造出適合村民需求的廁所?朱啟臻表示,不能簡單當做一個任務來完成,而是要真正符合農村發展的情況。


“廁所是文明發展程度的一桿標尺,改造傳統廁所,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但同時,改造也不能急功近利,要順應社會發展的規律”,朱啟臻說,“普遍的邏輯是,人們有了錢,生活水平提升了,自然而然就會改造廁所。比如進城打工的年輕人,一旦回家蓋房子,他的廁所,肯定不會還是傳統的形式,一定是更新的、更衛生的廁所。”


觀念的改變并非一朝一夕,更不是推倒舊廁所、蓋起新廁所就能實現的,朱啟臻說,“廁所的提升,受兩個條件的制約,一個是生活水平,一個是生產方式。一個仍舊用糞尿做有機肥的老農,怎們也不可能接受把大糞用水沖走。同樣的,一個背負著沉重的生活壓力的人,也不會去想怎么改造提升廁所,讓廁所變得更衛生。即便這兩個條件都達到了,收入也高了,生產方式也變了,仍舊需要一個過程。比如一些上樓的農民,他們改變了分散居住的狀態,住在現代化的社區里,家里的衛生間裝修的也挺好,但有些人就是不在家上廁所,而是跑到外面的公廁,因為他覺得在家里上廁所太臟了。所以要真正讓廁所改造造福村民,首先不能著急,要慢慢來,其次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第三要堅持農民的主體地位,讓農民自己參與、決定和自己相關的事情”。


“改造廁所,是提升百姓的生活水平,不能只有任務、目標,而忘了這個根本的目的”,李興國說,“地方在實行廁所改造時,必須堅持讓老百姓滿意這一根本原則”。

?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唐崢 校對 盧茜

?李興國:中央黨校教授。


朱啟臻:中國農業大學教授。


特肖公式规律大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