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鄉環衛網

“無廢城市”的山東版圖 臨沂肥城兩模式解題“垃圾圍城”

我國每年新增固體廢物100多億噸,歷史堆存總量高達600億-700億噸。部分地區“垃圾圍城”已成城市之痛。因此,“無廢城市”試點建設在今年4月份一經推出就廣受關注。山東省威海市就入選了首批11個試點城市。

“無廢”并不是沒有固體廢棄物(下稱“固廢”)的產生,而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通過推動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來持續推進固體源頭的廢物產生量和資源化利用,最大限度減少填埋量,將固廢對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遠景目標是實現整個社會“無廢”。

在21日閉幕的“2019(第十三屆)固廢戰略論壇”上,“無廢城市”建設難點及可行性路徑成為熱議的焦點,山東的“臨沂模式”和“肥城模式”因在固廢處理上的成熟做法而獲點贊。

十年終成“閉環”

在這次全國11個“無廢城市”試點中,山東僅有威海市入選,不過,在當日的論壇上,獲點贊的“臨沂模式”和“肥城模式”被認為可以為“無廢城市”的建設提供一些思路。

“臨沂市人口1130萬,面積1.7萬平方公里,是山東省人口最多、面積最大的市。”臨沂市環境衛生管理處處長李剛介紹說,這無形中增加了固廢處置的難度,也成就了“臨沂模式”的典型性。

“臨沂模式對人口密集、多廢共生、土地資源緊張、選址難的大中型城市來說,有借鑒意義。”承擔臨沂固廢項目的中國環境保護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魏民樂認為。

經濟導報記者從臨沂市有關部門了解到,2013年9月,臨沂確定了建設以生活垃圾處理為依托,實現其他固廢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協同處置的產業園區的規劃。由此誕生的中國環保(臨沂)生態循環產業園,是國內首家企業型城鄉固廢資源化循環利用產業園。該項目處置范圍覆蓋臨沂5區6縣,總投資20億元。

垃圾焚燒發電,餐廚垃圾轉變為飼料用于有機農業,垃圾滲濾液轉化成中水,爐渣制成建筑材料……“臨沂模式”所形成的生產綠色化有個漸進式發展過程——

2006年,臨沂項目僅承擔城區生活垃圾處理,2014年建成餐廚廢棄無害化處理項目,2015年建成污泥無害化處理項目,2016年建成動物無害化處理項目。最終,形成了集生活垃圾、餐廚垃圾、污泥等多個固廢處置項目為一體的生態循環產業園,徹底形成閉環式運行。

“協同、共生、高效的處理模式擁有自身‘造血’功能。目前,這個園區每年可綜合處理生活垃圾100萬噸,餐廢棄物10萬噸,病死畜禽3萬噸,污泥10萬噸,成為國內較早形成且能有效運營多種廢棄物集中聯合處置的園區之一。”魏民樂說。

“臨沂模式”的亮點還在于突出的節能效果——固廢的單位處置成本下降30%。此外,產生綠色電力3億千瓦時,供氣140多家板材加工企業,清潔供暖20萬平方米以上建筑,替代燃煤小鍋爐300余臺,每年節約標煤6萬噸。

規劃先行到村到戶

與“臨沂模式”不同,“肥城模式”是規劃先行。

“肥城模式”基于政府、企業和公眾合作的治理,統籌考慮了城市與農村、生產與生活、種植業與養殖業等環保治理工作,做好秸稈的綜合利用、河道的整治、村莊的綠化等工作的銜接。可以讓農村的環境污染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理,讓農民享受到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務。

“肥城模式”的另一個特點是,搭建了城鄉智慧環衛平臺,實現了城鄉生活垃圾統一分類、統一清掃、統計收集、統一轉運、統一處置。>>下轉A2版

項目把城市成熟的環衛管理方法延伸到農村,以智慧環衛的系統為依托,采用機械化的清掃與人工清掃相結合,運用標準化的管理形式,真正構建起城鄉環衛一體化的新格局,改善了農村的人居環境。

“‘肥城模式’是從固廢的末端處理延伸到了前端,一直到村到戶,實現了城鄉環衛的一體化,可為中小城市以及農村的固廢治理提供示范樣板。”魏民樂認為。

面臨諸多挑戰

“無廢城市”作為當前熱詞,其建設尚面臨諸多挑戰。

“目前固廢管理職能部門交叉,協調管理機制面臨很大挑戰。”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循環經濟產業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國家“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咨詢專家委員會委員溫宗國,在論壇上說。

持同樣觀點的魏民樂表示,固廢處理設施的規劃和建設基本是以縣區行政劃分為主,受此限制,固廢管理無法規模化和集約化。

在溫宗國看來,在固廢的追蹤溯源和全過程管理上,最突出的是工業固廢底數不清、去向不明的問題。

據經濟導報記者了解,根據2018年度危險廢物申報登記情況,山東省產廢規模較小(50噸/年以下)的企業數量,約占總數的86%左右,產廢數量小但分布點位多、涉及面廣,存在小量危險廢物轉移不及時、環境風險高等問題。

近日,山東省在危險廢物規范化管理方面提出新目標:到2020年,力爭全省80%的產廢量較少企業、實驗室危險廢物產生單位、機動車維修拆解單位和垃圾分類后產生的家庭源危險廢物等納入收集體系。

溫宗國認為,“無廢城市”的建設難點還包括系統性問題,在垃圾分類、收集和處置大框架下,基礎設施遇到問題。“很多城市并沒有固廢處理的土地考慮,選址上存在很大的挑戰。”

魏民樂則表示,“無廢城市”的真正難點在于農村和城鄉接合部,農村的面源污染面大量廣,資金來源無法保障,治理模式和盈利模式無法打通。

跳出“末端產業”概念

根據試點方案,到2020年,我國要系統構建“無廢城市”建設指標體系,探索建立“無廢城市”建設綜合管理制度和技術體系,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無廢城市”建設示范模式。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表示,要想做到“無廢”,必須針對城市產生廢物的各個環節進行系統布局,它已經跳出了傳統意義上的末端環境產業的概念。

溫宗國認為,“無廢城市”建設需要有長效機制來支撐,不能只是停留在試點建設上,而應加強制度建設,比如加強考核、地方立法、出臺部門規范性文件等。

據悉,山東省生態環境廳日前出臺《關于開展危險廢物集中收集貯存轉運試點的指導意見》,以便于追溯來源、跟蹤去向,意見明確要求各收集試點單位應建立完善危險廢物經營管理規章制度等。

(經濟導報)

特肖公式规律大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