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鄉環衛網

  • 城鄉環衛>
  • 行業報告>
  • 綠色產業發展是未來重點 污水處理、垃圾分類、綠色金融有望成為今年環保工作亮點

綠色產業發展是未來重點 污水處理、垃圾分類、綠色金融有望成為今年環保工作亮點

◆事件:

3月5日,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發布(全文點擊:工作報告文字實錄|關于環保 克強總理這樣說);3月11日下午,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出席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記者會,就“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污染防治力度不減,體制機制改革持續推進。

在今年的“兩會”記者會上,李干杰部長針對去年發生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問題闡述了國家“堅決反對、堅決制止、嚴格禁止”的鮮明態度,同時也明確了未來污染防治的力度絕不會因為影響經濟發展而有所放緩。在介紹生態環境部今年各項重點工作時,他再次強調了生態文明建設的極端重要性,提升了環境保護工作的思想高度,進一步明確了體制機制改革創新帶來的好處和未來持續推進的必要性。

污水處理垃圾分類綠色金融有望成為今年環保工作亮點。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除了在大氣治理領域持續加碼以外,連年提出“加大城市污水管網和處理設施建設力度”、“加強固體廢棄物和城市垃圾分類處置”等要求,污水處理和垃圾分類工作有望加速推進。同時,今年首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大力發展藍色經濟”、“加快發展綠色金融”,結合兩會中提及的2019年中央財政將安排污染防治預算600億元(大氣250億元、水300億元、土壤50億元),同時計劃安排70億元支持“廁所革命”,表明國家將持續加大經濟發展對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和的支持力度。

◆綠色產業發展是未來重點。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及“壯大綠色環保產業”,是宏觀層面對綠色產業發展的最高指示。發改委出臺《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意在通過產業政策更好的支持和促進綠色環保產業的發展;將綠色債券和綠色信貸納入各金融機構的宏觀審慎評估,疊加將綠色債券和綠色貸款納入MLF,則是利用金融政策促進綠色金融業務的持續發展。

產業政策和金融政策的有機結合,有望形成對環保行業的定向降息。我們認為,隨著綠色產業指導目錄出臺后對具體扶持方向和領域的權威界定,結合金融政策對綠色金融支持力度的逐步加大,未來有望形成對環保細分行業的定向降息,促進環保產業健康的信用擴張,從而更加具體和精準的扶持環保行業的發展。

◆風險提示:政策推進力度不及預期,融資環境改善情況不及預期等。

新年新氣象,記者關心啥?

自2015年陳吉寧就任環保部部長以來,歷年的兩會生態環境部(原環保部)部長記者會便由原先的副部長出席改為部長親自出席,解答來自各方的記者關心的問題。我們梳理了2015-2019年記者在會上提出的相關問題,發現了以下趨勢:

(一)核心問題+時事熱點構成記者問題。五場記者會中,核心問題(大氣污染治理、新環保法相關問題、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辯證關系等)始終是記者最為關心的內容,同時實時的熱點(16年的監測直管、17年的中央環保督察、18年的生態環境部職能/洋垃圾、19年的“一刀切”等)也同樣出現的記者的問題當中。

(二)生態環保的頂層設計已成為記者最關心的內容。從2015-17年,大氣污染情況始終是記者會的首個問題,也是當時社會最為關注的焦點。隨著2018年“大氣十條”較為圓滿的收官,污染防治攻堅戰被列入三大攻堅戰,生態環保的頂層設計已取代大氣污染成為記者會的第一問,而李干杰部長的回答一方面從宏觀和中觀層面明確了生態環境部未來一年的重點工作,另一方面再次強調了生態文明建設的極端重要性,提升了環境保護工作的思想高度,進一步明確了體制機制改革創新帶來的好處和未來持續推進的必要性。

(三)經濟發展/環境保護辯證統一發展的關注度逐步提升。社會對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關系的認知已由原先的對立矛盾轉變為如今的辯證統一,而記者關心的重點也由原先的如何在做好環保的同時不影響經濟發展,轉變為如何在做好生態環保的同時實現經濟的可持續、高質量發展。

去年和今年相比有何不同?去年,首位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回答了污染防治攻堅戰具體舉措、生態環境部職能等熱點問題;今年,李干杰部長針對去年發生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問題闡述了國家“堅決反對、堅決制止、嚴格禁止”的鮮明態度,同時我們認為以下問題值得進一步關注:

一是反對“一刀切”,但不改當前污染治理和監管的力度。“一刀切”和放松治理/監管力度等現象的確存在,但并不普遍;“一刀切”對于企業的簡單粗暴對待,和犧牲環境換取經濟增長的放松治理/監管都將會是2019年國家大力整治的重點,同時如何找到環境保護/經濟發展的平衡點也是解決上述問題的有效辦法。

二是長江經濟帶生態保護仍將是今年重點工作。長江經濟帶環境保護的問題已連續四年出現在記者會問題中;今年,李干杰部長先是總結了過去幾年的工作,強調了未來工作的嚴峻,同時進一步布置了2019年的八個方面具體工作,作為污染防治攻堅戰七大標志性戰役之一的長江修復保護仍將是今年生態環境部的重點工作。

三是關注環保監測和環保督察領域。李干杰部長在回答監測數據造假問題時,首先明確了環境監測數據的質量是環保工作的生命線,隨后首次明確國家的監測數據是真實、準確、全面的。國家在通過“做到讓其不敢、做到讓其不能、做到讓其不愿”等三重保險的方式改善數據造假問題后,今年仍將維持高壓態勢,這也將為即將啟動的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提供堅實的數據基礎。

關注污水處理、垃圾分類、綠色金融

回顧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除了在歷年重點關注的大氣污染治理方面,新加入了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改造、汾渭平原等治理的重點工作外,我們認為有下列內容值得重點關注:

(一)重提加大城市污水管網和處理設施建設力度。早在2011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便提出過2011年的目標是“加快城鎮污水管網的規劃和建設”;時隔8年,2018、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連續提出要“加大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力度”,隨著2020年“水十條”終考年的臨近,我們認為今明兩年污水處理相關基礎設施的投資建設和提標改造情況有望加速。

(二)再提加強固體廢棄物和城市垃圾分類處置。繼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普遍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后,今年再次提出“加強固體廢棄物和城市垃圾分類處置”。近年來,“垃圾分類”在各種城市政策文件中被頻繁提及,隨著政策的持續加碼,垃圾分類市場未來有望放量。根據新華社消息,截止2018年12月31日,46個重點城市均已公布了實施方案,其中有41個城市已開展垃圾分類示范片區建設。從立法上看,16個城市已出臺生活垃圾分類地方性法規或規章,26個城市將垃圾分類工作列入立法計劃。上海作為最新發布相關條例的城市,將帶動全國各大城市逐步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

(三)藍色經濟,綠色金融。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大力發展藍色經濟”,對于海洋資源的開發和以及保護有望在今年加碼;同樣首次提出的“加快發展綠色金融”,意在通過新興的金融制度引導和激勵資金進入環保領域,加快對環保領域綠色發展的推動,這也是我們認為今年環保行業發展的核心,我們將在下文中進一步展開說明。

綠色產業發展是未來重點

“綠色環保產業”發展有望成為今年的環保工作亮點。綠色發展的要求早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便有所提及,但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則首次提及“壯大綠色環保產業”概念,并提出“綠色建筑”、“綠色金融”等具體的發展要求。

發展綠色產業,既是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有力支撐,也是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內容。國家發改委于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發布當日在官網發布工作動態,稱已于2019年2月14日與其他六部委聯合印發了《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首次對綠色產業和綠色項目予以權威界定,意在更好的厘清產業邊界,“將有限的政策和資金引導到對推動綠色發展最重要、最關鍵、最緊迫的產業上”。

《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納入了先進環保裝備制造、污染治理、生產過程三廢處理處置、環境基礎設施等與環保產業息息相關的細分產業,并要求各地方政府部門出臺投資、價格、金融、稅收等方面的扶持政策措施,意在通過產業政策更好的支持和促進綠色環保產業的發展。

金融政策則是發展綠色產業的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國早在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中便首次提出“推廣綠色信貸”;隨后,“大力發展綠色金融”被寫入“十三五”規劃,《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發布,綠色金融政策體系逐步建立完善。2018年6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告為進一步加大對綠色經濟等領域的支持力度,將新納入不低于AA級的綠色金融債券,優先接受涉及綠色經濟的A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和優質的綠色貸款進入中期借貸便利擔保品范圍。在綠色債券和綠色信貸逐步納入各金融機構的宏觀審慎評估后,此次將綠色債券和綠色貸款納入MLF,將進一步激勵金融機構擴大對綠色金融的支持力度,促進綠色金融業務持續發展。

產業政策和金融政策的有機結合,有望形成對環保行業的定向降息。我們認為,隨著綠色產業指導目錄出臺后對具體扶持方向和領域的權威界定,結合金融政策對綠色金融支持力度的逐步加大,未來有望形成對環保細分行業的定向降息,促進環保產業健康的信用擴張,從而更加具體和精準的扶持環保行業的發展。下一步,各部分和地方政府有望出臺針對綠色產業指導目錄中細分領域的具體扶持政策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如減稅、投資優惠、價格補償、甚至降息等更加明確的金融政策。


特肖公式规律大公开